影视资讯

华谊;失恋rdquo;365天:票房不及预期、缺席多个热门档期、电影项

从股权质押、借款、转让旗下公司股权,到如今已经不得不抵押固定资产来融资4000万,华谊兄弟的资金困境似乎越来不乐观。

华谊;失恋rdquo;365天:票房不及预期、缺席多个热门档期、电影项

票房不及预期、缺席多个热门电影档期、电影项目延期。

一系列问题让华谊兄弟的资金链愈发紧张,而华谊兄弟也在使出浑身解数筹集资金,缓解当前困境,从股权质押、借款、转让旗下公司股权,到如今已经不得不抵押固定资产来融资4000万,华谊兄弟的资金困境似乎越来不乐观。

回到2009年,华谊兄弟创业板上市,挂牌当日以70.81元收盘,市值高达119亿。

成功实现“三级跳”,初创-融资-上市,一跃成为业界“大哥大”。

巅峰期坐拥娱乐圈半壁江山,包括了范冰冰,李冰冰,黄晓明。

遥想当年贺岁档可是冯小刚和华谊的天下,《集结号》、《唐山大地震》都曾取得不俗的票房。

而在2019年贺岁档,《流浪地球》、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、《飞驰人生》纷纷你方唱罢我出场。

人们蓦然回首,冯小刚和华谊早已不在灯火阑珊处。

2019年1月底,华谊兄弟公布业绩预告,宣布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,公司归属上市股东亏损9.82亿至9.87亿。

这是上市以来的首次净利润亏损,2018年华谊兄弟似乎失去了中国市场,如同范冰冰李晨分手一样,与中国观众失恋了。

喜新厌旧的中国观众爱上了其他人。

更让华谊兄弟焦虑的是,这还是华谊兄弟一直以来面对的三个对手。

1993年5月,法国戛纳,陈凯歌带着张国荣和《霸王别姬》,拿下中国第一个金棕榈,举国沸腾。

中国电影集体爆发,人们奔走相告:中国电影终于站起来了。

霸王别姬成功的背后,出品公司则是一个叫中影集团的公司。

它的全称叫中国电影集团公司,听这名字就能感受到背后强大的霸气,国字号影视公司,中影集团是中国大陆唯一拥有影片进口权的公司,而且是中国产量最大的电影公司。

成立于1999年的中影集团,是内地唯一一家有权进口电影的公司,而中影集团电影进出口公司(中影集团控股子公司)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则是唯二垄断64部(基本一人一半)进口片的发行商。

既然是垄断的生意,那必然是极其赚钱的。

以分账片为例,2018进口片总票房230.79亿,而其中进口片年度票房前三名《复仇者联盟3》(23.9亿)、《海王》(20.2亿)、《毒液》(18.7亿)均属于好莱坞分账片。

中影/华夏两家在每部美国大片能合计拿走总票房约15%的份额收入。

考虑到1.88%进口环节增值税,2.78%进口环节预提所得税率,上缴集团的2.5%分成影片管理费,票务平台服务费,再考虑到中影/华夏在票房中各自占比(中影略超50%),基本每家都能在复联3中净赚上亿的净利润。

躺着赚钱的中影那是相当美滋滋,中国电影集团可以说是从出生开始便含着金钥匙。

中影集团的前身,由中国电影公司、北京电影制片厂、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、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、中国电影器材公司、电影频道节目中心、北京电影洗印录像技术厂、华韵影视光盘有限责任公司等8家单位组成,可谓强强联手。

因此,中影的业务范围自然也不会是单一的电影发行,而是电影制作、服务、发行、放映产业链全包的大集团公司。

除了进口片业务以外,中影的主营业务还包括发行服务,制作。

中影2017年参投了《战狼2》(57亿票房),2018年参投了《唐人街探案2》(34亿票房),《捉妖记2》(22亿票房),2019年更是主投出了一个《流量地球》的大利好。

基本这三年的爆款中影都没有错过,将国内外电影爆款囊入其中。

中影常年累月守着进口电影的基本盘,雨打风吹,我自岿然不动。

2017到2019,中影集团参投了《战狼2》和《流量地球》,但最大获益方并不是中影,是一个叫北京文化的公司。

提起北京文化,大多数人一定要提到宋歌。

在进入北京文化之前,宋歌则是万达电影的总经理。

与现在频频与爆款电影联系在一起不同,当时的宋歌是一个“犹豫”的人。

多年前的周六,徐峥给宋歌打电话,问他愿不愿意投资自己的导演处女作《泰囧》。他当即表示要投,“这片2500万的投资,票房至少2亿”。

但万达的OA系统需要1个月走流程,已经找了2年投资的徐峥等不了,把片子给了周一就能签合同的王长田。谈到这次错过,宋歌并没有太过遗憾,“公司体制是这样,没办法,如果是我个人的公司,周六说,周日就签了。”

类似的事情还有一起,周星驰的《西游降魔篇》曾找到万达,开出8000万的买断价,但是不能提前看片。宋歌犹豫了,错过了周星驰。

2013年,宋歌从万达电影离职,开始了自己的电影之路。

虽然转型影视领域不过4、5年,但北京文化在制造爆款上却十分老道。

2013年,北京文化联合中影为《心花路放》保底5亿票房,后者最终获得了11.7亿元的票房,也为北京文化带来1.91亿的收入,占当年总收入的45.37%。同年,参与投资的小成本电影《同桌的你》也收获了4.6亿票房。2017年,参与《战狼2》的保底又带来了3亿收入。

2018年北京文化营收12.05亿元人民币,净利润为3.26亿元。

2017年夏《战狼2》刷新票房新纪录,北京文化也因保底该电影一战成名。公司股价自13.17元/股上涨至23元/股,股价实现了翻倍行情。

2018年,《我不是药神》口碑票房双丰收,《流浪地球》成为2019年春节档的票房最大赢家。

过去几年北京文化多次投资“正确”,然而北京文化的业绩却未迎来大丰收。2016年-2018年年间,北京文化的净利润分别为5.22亿元、3.1亿元、3.26亿元。

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,投资《我不是药神》,北京文化仅实现营收2.55亿元。作为2018年暑期档《我不是药神》的出品方,北京文化2018年三季度单季净利润也仅为200万元。《无名之辈》实现7.97亿票房,北京文化有近1亿元的营收入账。

另外《流浪地球》并未计入2018年报表中,该电影创下累计46.38亿的票房。北京文化曾表示,该片预计将带来7300万元至8300万元的收入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即使在过去北京文化因频繁压中“爆款电影”,引发业界诸多关注,但从其2018年业绩快报相关数据看,这几部值得“称道”的电影的收入还不如郑爽主演、尚未播出的电视剧《倩女幽魂》,这部电视剧已经为北京文化带来超过3.5亿元的收入。

如果押宝电影不如以往成功,那么业绩下滑也是必然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没有中影旱涝保收的优势,北京文化也存在隐忧。

当今中国电影从生产到上映后的结果,不亚于一场赌博。

无论你怎么寻找总结爆款定律,如何匹配加码优质资源,从剧本到选角再到宣发排片,任你机关算尽,重金砸过,也很有可能结果是雁过无声一场空。

对于北京文化高举的内容进攻大旗,华谊兄弟也许或有一战之力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